• 《浪姐》金莎演出失误,孟佳被淘汰,张含韵“非洲舞”

  • 发布日期:2020-07-31 01:0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万茜,号称自己要当第一,结果真的能当第一。

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,日常生活中,人们更多是闷声发大财。

比如,还没考研,就嚷嚷着要考上哪所学校,有时往往是考不上。有人分析称这是因为,愿望一旦说出来,潜意识里就以为自己已经实现了,所以行动上不自觉地会产生怠惰。

但是万茜想当第一,就真的能当上,这既有李斯丹妮在《无价之姐》开场舞中分数高的原因,也有小组表演的整体分数的因素。

其实他们排练时,我不太觉得她们可以当第一,因为金晨中间去横店拍戏,万茜也在采访中面露不快,表示排练到现在,还没有合体过。

再加上她和李斯丹妮那段“bengbengbeng”的battle,至少在感觉上,给人一种外行指点内行的感觉。

包括在排练中说她和李斯丹妮的声音更好,那么黄龄哪里去了?其实节目播出越多,每个人难免会露出一些小瑕疵,但这里更多可以理解为万茜的着急。

前两次公演中,亲自送走自己组员,这次四个队PK,只有排名第一,才能全员晋级。所以她大有拼了一把的感觉。

再来说说本次排名第二的宁静组。

宁静评价王丽坤:“这女人很会干活。”

宁静评价郁可唯:“她从来不争什么,你见过这种奇葩女人吗?”

哈哈哈哈,这用词都很直白凶猛,明明是夸人,但就是不“正经”说。

比不过要说拼,宁静比万茜更拼,在黄晓明面前,先是唱小曲,然后拉着黄晓明跳舞。

拉票时,走的是土味风格,又是拿着大喇叭,又是播放春节常见的那种“老掉牙”音乐,又是扯着红底黄字的横幅,一下子感觉回到了几十年前乡村大舞台的感觉。

宁静组这次是第二,听起来似乎还不错,但总共就四个团,后三名都是危险团。

哪怕王丽坤被淘汰,已经成为定局,她还是认为自己组应该全员晋级。